百年回首.志士無名──香港興中會臨時會長黃詠商生平述略

 

辛亥革命,波瀾壯闊,志士仁人,拋頭顱,灑熱血,挽救晚清以來的危局,讓中國成為亞洲共和政體的先驅。這些革命先烈,事蹟昭然於史冊者大有其人,但亦有不少人雖然為革命出力,甚至犧牲性命,卻礙於種種原因,未為後世所熟知,適逢辛亥百年,追念這些無名英雄,為革命史傳,添上一筆,是史學工作者不可推託的責任。

 

本文的主角黃詠商,族名欵書,本名日新,別字繼明,又名詠襄、詠觴,廣東香山(今中山)人。生於咸豐六年(1856),父親黃勝,早年曾隨傳教士鮑留雲牧師赴美留學,與容閎份屬同窗好友,其後出任香港定例局(即今立法會)議員。黃詠商亦是本港著名華人領袖何啟的姻親(何啟幼弟眷商娶黃詠商長女愛蓮,即黃詠商為已故香港名牧何福堂的親家),與另一聞人韋玉亦有郎舅關係。他早年肆業於中央書院,接受中英雙語教育。1880年,隨父前往蘇格蘭珀斯,入讀著名的大萊學院。回港後,由於其父在香港具廣泛的社會網絡,因此黃詠商以日新之名,積極參與香港的公共事務。1884年2月,何啟為紀念亡妻雅麗氏,捐資興建雅麗氏醫院,由華民政務司史釗活(前中央書院校長)籌組建院委員會,黃詠商是五名華籍委員中的一員。同年,黃詠商再接受何啟的邀請,擔任中央書院獎學金委員會秘書之職,可見黃詠商早年積極參與社會服務工作。

 

由於很早便接觸西方新學,所以,黃詠商心存革新理念(日新之名頗堪玩味),並與一輩志同道合的朋友,於1892年組成「輔仁文社」,標榜研究學術,開通民智的宗旨,社長為楊衢雲,社址設在中環百子里。從此黃詠商便與中國近代革命運動結下不解之緣。

 

1895年2月,孫中山在港設立興中會總部,藉香港有利的地緣環境,計劃在華南地區發動反清革命。輔仁文社同寅由於與孫氏理念相近,遂陸續加入,而黃詠商亦於此時投身革命運動。同年2月21日(一說2月18日),新的革命組織選定以中環史丹頓街13號為機關總部,定名「乾亨行」,以掩人耳目。據說,「乾亨」之名由黃詠商所定,取《易經.文言》「乾元,奉天行命,其道乃亨」之義,認為「物極必反,漢族已有否極泰來之象,清祚覆亡在即,吾人順天應人,此其時云。」寄託了黃詠商對革命運動的良好願景。在興中會成立之初,革命同道即行選舉會長,負領導之責,黃詠商以其超然地位當選,至於組織的實際事務則由楊衢雲與孫中山分擔,故有論者認為黃氏所擔任的職位只為「臨時會長」,屬過渡性質,以待賢能。但無論如何,黃詠商從當選至同年9月30日辭職,出任會長一職長達七個月之久,對推進香港興中會初期的發展,不無貢獻。

 

據「四大寇」之一的陳少白憶述,黃詠商於入會之初,表現積極,慷慨好施,在策劃與金錢方面助力不少。事實上,從1895年3月至8月期間,黃詠商、楊衢雲、孫中山、何啟等人,一直秘密計劃,策動反清革命。根據本地學者吳倫霓霞的研究,興中會同寅於1895年,曾先後多次在乾亨行及西營盤杏花樓召開會議,共商大計。其中最主要的有三次:第一次是3月13日,會上決定利用廣州及其附近地區的不安情況,先攻佔廣州官署,作為根據地,然後進一步佔領兩廣,成立獨立政府,與清廷對峙。會上,黃詠商慨然允諾,賣掉位於蘇杭街的物業,得款八千,以解決經費及糧餉問題;第二次是3 月16日,興中會決定利用農曆九月九日(10月26日)重陽節,趁進城人眾,讓革命人員得到適當掩護下,潛入廣州,發動政變;第三次是8月29日,是次會議假西營盤杏花樓舉行(因港府迫於清廷壓力,在8月27日,下令封閉乾亨行),會上確定攻佔廣州的詳細計劃,並釐定臨時政府政策大綱。

 

三次會議先後確定了革命行動的方略與步驟,對日後革命運動影響深遠,而黃詠商均參與其事。會上分派各人工作:孫中山、陸皓東負責在廣州策劃軍事行動;楊衢雲則留居香港,負責後方接應;而黃詠商、陳少白、謝纘泰等,贊襄事務。故此,從策劃到參與實際行動,黃詠商一直擔任重要的領導崗位。更重要的是,香港興中會一直有財匱之困,而黃詠商的慷慨捐贈可說是發動廣州起義的「及時雨」。除黃詠商樂捐軍費外,日昌號東主余育之亦捐出萬餘元,以助餉支。款項由余育之邀約楊衢雲、黃詠商到「紅毛墳場」(即今跑馬地香港墳場)接收。因此,韋慕庭教授認為黃詠商「是一個比較有實效的募集資金的人」,可見他在籌集革命資源方面,有著重大的貢獻。

 

1895年9月30日,由於革命行動如箭在弦,黃詠商辭去會長一職,以示支持楊衢雲出任新一屆會長兼「伯理璽天德」(President的音譯),即一旦廣州起義成功,當選者便成為共和國的首任總統。由於職位十分重要,因此當興中會於10月10日選舉會長時,引起原輔仁文社及原檀香山興中會兩派成員的激烈爭奪。最後雖由楊衢雲奪得會長職位,但卻因此而引發了興中會內部的派系之爭。其後,廣州起義失敗,興中會主要領導人迫於清廷緝捕,大多星散海外,而黃詠商亦避居澳門。根據謝纘泰的憶述,1896年10月12日黃詠商曾當謝氏面前,強烈譴責孫中山的盲動冒進,並表示:「我將來要與孫斷絕關係!」1897年,黃氏卒於澳門。

 

1911年,辛亥革命成功推翻滿清,各地紛紛成立革命政府。當時孫中山以胡漢民督粵,廣東都督府陸軍司長鄧鏗等組織「稽勳調查會」,發起建築黃花崗七十二烈士墓;又捐集款項,分派陸皓東、鄭士良、楊衢雲、黃詠商等烈士家屬。連串的表彰革命志士的活動,明顯帶有政治目的。日本學者深町英夫認為,這是由於中國同盟會通過武裝起義獲得了廣東省政權,這些事例顯示中國同盟會及國民黨試圖通過表彰革命歷史以創造「正統」,並樹立統治權威。可見黃詠商作為早期的革命志士,在其後國民黨鞏固革命政權方面,仍存在貢獻。

 

歷史如長河,淘盡了多少英雄往事。百年回首,志士無名,或許這是適當時機,將他們的事蹟,彪炳史冊,讓我們的下一代好好記著先烈公爾忘私的愛國精神。

 

香港大學中國歷史研究碩士同學會執委 葉深銘

黃詠商頭像

http://diglweb.zjlib.cn:8081/zjtsg/mingren/cyxl.jsp?channelid=91654&record=5730

《江夏黃氏族譜》有關黃詠商之記載